民风民俗 精选
肇庆人的中秋怎么过?
节日,我们共同的日子
独具民俗艺术魅力的龙舟竞渡
潮州民俗文化的五大特点六大功效
民俗进城送戏下乡——我市春节期
湛江文车醒狮———美名海内海外
七夕节怎么来的?盘点那些你不知
论岭南民俗文化的现状与发展
首届阿里年货节腊八开幕:让老百
阿里年货节发起“非遗”众筹
 
抢救工程 精选
工业遗产该不该从城市消失
在中国民间文化遗产保护中文化圈
文化遗产领域信息化及其发展问题
首届广东省民间文化技艺大师汇总
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被誉
7届老委员冯骥才:继续推动非遗
韩国书艺申遗 自称《兰亭序》用
韩国“申遗”,我们该做什么?
专家座谈羌族文化抢救与保护
大地震后抢救保护羌族文化
 
各地民协 精选
惠州民协新春艺润万家送欢乐
山花烂漫终有时—— 2014中
首届惠州市民间艺术博览会圆满成
清远市民协召开主席团会议,推进
深圳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第四次会员
中山捧回珠三角咸水歌会“创作金
南雄市民间文艺家协会挂牌成立
揭东工艺美术协会成立 文艺界
湛江市民协欢乐民歌在全国文明家
最浪漫的事,丰湖书院看惠州民协
 
当前位置:首页 >纱丁人物屏《杨八姐闯幽州》欣赏
 
 
纱丁人物屏《杨八姐闯幽州》欣赏
 
 
作者:曾广锡 添加时间:2015.1.26 来源:潮汕工艺档案

 

     纱丁是潮汕地区的传统民间彩扎手工艺的一个品种。去年底汕头市澄海区的吴洽喜、余培琛、谭沛原合作的纱丁《狄青.八宝》,经省专家评审后被认定为第一批广东省工艺美术珍品,不胜欣喜。然而,说到纱丁就得提及汕头市的黄弟仔、林兆光、郑松炎,澄海区的朱镇安等一些已故老艺人的名字,他们创作的《天女散花》、《昭君出塞》、《辕门射戟》、《血溅鸳鸯楼》、《杨宗保与穆桂英》、《逰湖借伞》、《闯王进京》、《林则徐》、《逼上梁山》、《狮子楼》等一批精品,不论是制作工艺、场面景物,还是身姿动势、细部刻划都是令人叹服,在上个世纪的七十、八十年代被选送参加全国和广东省工艺美术展览会,声名远播。笔者也曾撰文介绍其中的数件作品,今再将《杨八姐闯幽州》这屏作品从“深闺”中请出来,让您领略三十多年前汕头黄弟仔(1918—1989年)老艺人的高超技艺,以饱眼福!
     纱丁是立体造型的民间工艺品,表现形式以人物屏为主,内容取材于历史人物、戏曲故事、民间传说等,其制作工艺也较为复杂,主要有扎和彩两大环节,它与其它民间艺术一样,制作技艺也是经历代艺人的不断充实、丰富而逐渐提高的。传统的做法是用稻草扎胚,土纸积贴造型,纱绸彩贴服饰,再配上泥塑彩画的头面,作为桌上摆设,或是祭祀的供品。然而,作为艺术品却与一般常见的焚化品,从制作工艺到表现形式是截然不同的,极具艺术欣赏价值。今读的这屏《杨八姐闯幽州》纱丁作品高一尺二寸,取材于“杨八姐闯幽州”的戏剧故事,表现的是戏剧的人物艺术形象。艺人以铅线扎骨架,土纸扎胚,层层追贴,使表现的形象扎实、完整,泥塑彩画做头,饰上绸、缎、绢制成服饰,并用各种金银丝线、金属薄、特种纸、玻璃珠、镜片粘贴并点缀,无论从人物神态、体姿,还是服饰、衣褶、腰带等制作都十分精细,堪称是纱丁艺术的精品。这屏作品用民间特有的物质材料,在三度空间中创造了视觉,表现的两个人物形象,体态以传统的回旋与顾盼为造型形式,面向、身段、步伐有着典型的动作,很似舞台上戏曲人物的“亮相”。但见杨八姐头戴飘着两根雉鸡翎的战盔,胸前倒挂狐狸尾,以“倒提剑”姿态, “后跷脚”为脚步,左手为“剑指”,右手提剑,腰挂剑鞘,足穿“薄靴”;右侧的焦光普以“避手”为姿势,头戴绒帽,身着武装加裙截,腰系丝带,左手拿着一块布巾并指夹一根雉鸡翎,同样足穿“薄靴”,两个人物形象的刻划细腻,互为呼应,神韵独具,栩栩如生。就连衣物上的每一条线、一粒珠、一朵花的装饰也十分精致,鲜艳华丽,让人赏心悦目,称叹不已。
     这《杨八姐闯幽州》纱丁屏,人物形神兼俱,生动逼真,给人呼之欲出之感,可见黄弟仔老艺人着实在“动”与“势”上下了真功夫,显示其“技”和“艺”造诣之深厚。表现的这两个人物形象动势较大,艺人在塑造时十分注意人物的重心平衡稳定,讲究动态、身段、手势和眼神,左前侧的杨八姐右脚迈出,左脚后跷,身姿转侧,头朝左下方看剑,右手在上,左手在下,头、肩、腰向虽变化较大,但相应自然,巧妙地借助衣饰及纹样以增强整体动势。右后侧焦光普的左脚迈前屈膝,右脚向前伸直,上身后仰,抬头望着杨八姐而露出笑容,身姿、意向、动势、足位融汇统一。两个人物通过头的俯与仰,身体的正与侧、前与后、直与斜,高与低和手臂的动态,使其形成一个内在的动向线,富有节奏与韵律感。并将作为特殊语言的手势与表情、形体动作有机联系起来,外形与内韵的结合,充分体现出独特之风韵美。就拿衣服的皱褶来说,动态决定衣纹的变化,而衣纹的变化又增强动态的美感。艺人根据宽衣长裙的特点,注意上身、上肢、下肢的动点,使皱褶刚柔、聚散有别,“凸”部少而实,“凹”部虚而多褶,严谨准确,形成疏密虚实的自然现象,体现造型中动势、衣褶及人体解剖的相互关系,从而使整屏作品给人以回味和美的感觉。
     几年来,笔者有幸欣赏老一辈名艺人的多屏纱丁遗作,由衷的叹服他们高超的艺术水平,精益求精的创作态度,并为之撰写拙文介绍,让人们了解一下汕头纱丁艺术的精妙。赞叹之余,更期望新一代的艺人们保持一种艺术永远在路上的姿态,从前辈的优秀作品中汲取营养,虚心学习,不断提高自己的艺术修养,创作出更新更美的作品,为汕头艺苑赢得更多荣誉。
(2013年4月14日发表于汕头日报“潮汕工艺档案”栏目)

 

(责任编辑:)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—设为首页—版权声明
广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地址:广州市天河北龙口西路550号15楼,邮编:510635
粤ICP备13018143号